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方式
建宁新闻  |  建宁视频  |  乡镇之窗  |  媒体聚焦  |  建宁特产  |  理论园地  |  有事您说话
建宁文史  |  莲乡文艺  |  建宁风俗  |  苏区莲乡  |  建宁图片  |  习作园地  |  专题栏目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苏区莲乡

第六章 誓死保卫苏维埃

——第五次反“围剿”及建宁保卫战
        2011-08-15 08:34       字体显示: 【

 

一、第五次反“围剿”背景

19333月国民党军对中央苏区的第四次“围剿”失败以后,蒋介石继续调集军队积极准备对中央苏区进行更大规模的“围剿”。鉴于前几次“围剿”失败的教训,决定采取“三分军事,七分政治”的战略方针。在政治上,在根据地周围地区实行保甲制度和“连坐法”。在经济上,对根据地实行严密封锁。在军事上,采取持久战和“堡垒主义”,以碉堡和公路严密封锁苏区;“在战术上采取守势,在战略上采取攻势”;“以守为攻,乘机进剿,主用合围之法,兼采机动之师,远探密垒,薄守厚援,层层巩固,节节进逼,对峙则守,得隙则攻”等战略战术。

经过半年的准备,蒋介石共调集了100万军队,自任总司令,决定首先以50万兵力,100余架飞机,分四路“围剿”中央苏区.北路军33个师另3个旅担任主攻,另有南路军、西路军和福建十九路军,分头阻止红一方面军向外发展。

这时,中共临时中央及其领导人博古(秦邦宪)、洛甫(张闻天)等已先后到达瑞金,共产国际派来的军事顾问李德(德国人奥托·布劳恩)也于10月到达瑞金,王明的“左”倾冒险主义路线在中央根据地发展到顶点。他们不顾敌强我弱的客观现实,错误地认为中国已经“存在直接革命的形势”,“第五次反‘围剿’即可以完全胜利”,否认人民战争的特点和红军运动战的基本原则,反对“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的所谓的“游击主义”,和“诱敌深入”、“各个击破”、“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采取“分兵把口”,“全线防御”的“御敌于国门之外”战略战术。为了全面推行他们的“左”倾冒险主义军事路线,他们在政治上组织上压制、排挤打击不同意见者。11月底,李德与博古借口解决“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与前敌指挥部的关系问题”,到前线建宁视察,撤销在前线的中国工农红军总司令部暨红一方面军总司令部,并入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将周恩来、朱德从前线调回瑞金,由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具体指挥红军作战,实际将红军的指挥权集中到李德一个人手里,消弱了前方红军将领指挥战斗的权力和机动性。

由于“左”倾教条主义者独揽红军军事指挥大权,全面推进“左”倾冒险主义军事路线,直接指挥红军作战,事前对第五次反“围剿”不做认真准备,将红军主力分为中央军和东方军,分离在抚河以西和福建两地作战,使红军在第五次反“围剿”陷入了被动不得局面,并最终导到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

1933925,国民党北路军周浑元部向闽赣省机关驻地黎川县发起进攻,闽赣省机关奉命撤至黎川与泰宁县交界的德胜关。“左”倾冒险主义者仓促命令远在福建闽中作战的东方军去“消灭进逼黎川之敌,正面会合抚河以西力量,全力与敌在抚河会战。”但东方军尚未启程,黎川城就于28日失陷。“左”倾冒险主义领导者又震惊于一城之失,急令东方军昼夜兼程北上,迅速反击硝石、资溪桥、黎川之敌,并以一部赶到黎川西南,阻敌南犯。

106,东方军在黎川东北面的飞鸳与敌葛钟山旅第三十一团遭遇,将其击溃。7日又乘势围攻洵口之敌,歼灭葛旅大部,取得洵口大捷。洵口之战的胜利具有偶然性,但 “左”倾冒险主义者却片面夸大它的普遍意义,继续推行“御敌于国门之外”的错误方针。10月上旬至11月中旬,强令红三、五、七军团分别攻打敌军重兵扼守的硝石、资溪桥、浒湾等据点,使红军主力陷入国民党军重兵扼守的碉堡群中,不仅无法打开局面,反而消耗自己的力量,陷入被动局面。红军经硝石、资溪、浒湾等战斗后,邵武、光泽等地相继失守,闽北分区、信抚分区与闽赣省领导机关的联系阻断。11月,闽赣省的党政军机关,从黎川的德胜关经建宁的楚上溪口,迁驻建宁县城。

19331120,国民党驻福建的十九路军发动“福建事变”,与蒋介石决裂,并同红军订立抗日反蒋协定。蒋介石急从北路军中抽调大军入闽镇压“闽变”,对红军暂取守势。“左”倾冒险主义者没有从政治上军事上同时利用这一打破“围剿”的有利时机,并给予十九路军以军事上的支持。

1934123,蒋介石镇压“福建事变”后,重新把军事进攻的矛头转向中央苏区,命令入闽部队组成东路军,由闽中向西推进,其中第十纵队以汤恩伯为指挥官,向沙县、将乐、泰宁、建宁一线进攻;重组在江西的北路军,以陈诚为前敌总指挥,率主力从黎川进逼建宁。24日,国民党北路军总司令顾祝同电令陈诚指挥第五纵队及樊嵩甫第七十九师经黎川的樟村、横村向建宁进展。25日,敌占领樟村、横村,第十一、六十七、七十九、、十四、、九十四等师即向建宁与黎川交界的黄家隘、邱家隘等地攻击攻击前进。

二、建宁系列保卫战

19341月下旬至5月中旬,为保卫闽赣、保卫建宁苏区,红军在建宁组织了邱家隘、将军殿、雪山岽、武镇岭、驻马寨、建宁城等系列战斗。

1、邱家隘阻击战。邱家隘位于建宁城东北50华里,海拔780米,其西侧是黄家隘(又叫岭头隘),东侧有竹箕隘(又叫竹溪隘或竹隘)、寨头隘(又叫里岭隘),诸隘历来是建宁与黎川的互通关隘。这一带山脉绵延,木竹遍布,军事益守难攻。   邱家隘阻击战,是19341月底、2月初第五次反“围剿”在邱家隘、寨头隘、竹箕隘、黄家隘一带系列战斗的统称。在这一线防守的是红五军团第13师的373839军团和红15师(少共国际师,师长曹里怀、政委肖华)。124日,国民党军第六十七等师向樟村、横村进攻前进。红十五师奉命从西城桥赴樟村阻击。25日,红十五师与敌发生激战,因红军主力在泰宁不及回援,樟、横两地被敌占领。红十五师退守寨头隘、邱家隘一线,与红五军团第十三师(师长陈伯钧、政委宋任穷)的三十七团、三十八团、三十九团共同守备邱家隘防线。时值严冬,满山积雪,红军战士坚守在冰天雪地的工事之中,个个斗志昂扬,时刻注视着山下樟村方向的国民党军的动向。

1934125敌军占领樟村后,即令第十一师、第六十七师进攻邱家隘,第七十九师从樟村以东地区进攻寨头隘,第十四师、第九十四师向溪口圩、西城桥游击为后援。26日,国民党第七十九师由樟村经社苹冈、平阳、杨家祠、孔家向寨头隘进攻,另以一部向里岭下前进以为策应。上午6时,寨头隘战斗打响。红十五师一部居高临下,凭险据守,使正面之敌无法前进。敌遂兵分三路包围进攻红军阵地。红15师用猛烈的火力压制敌人的冲锋进攻,并与敌展开肉搏,打退了敌人的10余次冲锋。后敌派出一股侦察队绕到红军阵地后面袭击,与正面之敌前后夹击红军。经3个小时的激战,红军撤到毛坊、黄坊一线,寨头隘被敌79师占领。

同日正午,敌第十一师、六十七师从邱家隘北面进攻红十三师三十九团三营和十五师警备连阵地,敌军发起数次冲锋,均被红军击退。下午2时,敌第十一师起来增援,布置于七十六师左翼,同时向邱家隘最高点进攻。红军在敌人的炮火重压下和数倍敌人面前,坚守阵地,勇猛应战。红9连固守阵地,弹药耗尽后,就以石块为武器,待敌冲至阵前二三十米时,一起暴雨般抛滚石块砸向敌人。经2小时激战,红军被迫撤离战斗,退守毛坊、黄坊一线。27日,敌七十九师向毛坊、黄坊推进构筑工事,并占领平寮。与此同时,敌第十一师六十六团向红军阵地竹箕隘攻击,连续踏雪冲锋10余次,均被红军击退。两路敌军受挫,指挥官气得发疯,举着手枪强迫士兵向红军阵地发起多次冲锋,但均被红军压在山下,横尸扁野。下午5时,西侧阵地被敌夺取,邱家隘也已失守,红军退守勾桥(芦岭芦家排)。

敌人占领邱家隘后,又向黄家隘进攻,并派三九七团从黄家隘背后包抄红军阵地。红军仅一个营的兵力,被敌军重重包围,营长曹耀珠带领战士突出重围,绕道转移,黄家隘被敌占领。

敌占领诸隘后,红军在毛坊、黄坊、溪口圩向敌反扑。127日,红五军团探得敌以红军有进攻黎川意图、将六十七师撤回樟村、仅以十一师之六十一团防守邱家隘北面高地,立即组织反攻。敌踞险抵抗,其六十六团返回大坪增援。红五军团反攻无效,撤回南端阵地。罗炳辉率红九军团第三师第八团及红五军团第十四师四十一团从溪口圩赶赴毛坊、黄坊,阻击敌七十九师。午后2时许与敌接战,激战近2小时后,红一军团一部从溪口圩方向进攻寨头隘,发起多次攻击,至天黑,两处阵地均未能攻克,红军退回溪口圩,毛坊被敌所占。

29日拂晓,红一、五军团继续向占踞邱家隘之敌发动攻击,同时组织部队向黄家隘守敌进攻。29日国民党军派出飞机轰炸红军阵地,山上树林起火,泥石纷飞。敌军以营为作战单位,兵分8路向红军阵地围攻,邱家隘、竹箕隘四面受敌,红军被迫撤出战斗,退守三岬嶂防线。

21,红一军团第一师(师长李聚奎、政委蔡书彬)、第二师(师长陈光、政委刘亚楼)和红五、红九军团各一部攻打平寮,以密集梯队向敌阵地冲锋,后因敌机猛烈轰炸,红军冲锋梯队无法后,红军伤亡惨重,被迫向平寮东南方向撤退,平寮村被敌军炮火彻底摧毁成为毁村。傍晚,敌第五、九十四、九十八师分别从邱家隘、黄家隘向三岬嶂推进。三岬嶂位于黄家隘南部,地势险要,两山夹一沟,是黄家隘向南通往芦岭芦家排和将军殿的必经之路,也是邱家隘通向芦家排和将军殿的重要通道。红一师第一团(团长杨得志,政委符竹庭)奉命阻击,在雨夜急行军抢先占领三岬嶂,在山上构筑工事,隐蔽待敌。

2日清晨,敌先用七八架飞机配合山炮对红军阵地轰炸半小时,随后蜂拥向红军阵地冲击。红军以一个团的兵力坚持至3日傍晚,阻击了敌三个师的数次进攻。红二营营长陈正湘,身先士卒,几次带领战士跃出战壕与敌拼搏战斗。后红一师二、三团和红二师四团(团长耿飚、政委杨成武)赶来增援,二、四两团从正面和左侧向敌冲击,三团从右侧攻击,一团从正面向下压,将敌打退,并追击至邱家隘、黄家隘。山岬嶂战斗后,敌人在这一带建造碉堡,构筑封锁线,敌我双方形成对峙状态。

2、将军殿阻击战。邱家隘战斗后,敌我双方呈对峙状态,敌军采取“三里一进、五里一推”的战术,砍伐竹木,强拆民房,构筑碉堡,巩固阵地,固守待机。国民党东路军则由东向西进攻中央苏区,其中汤恩伯纵队由沙县、将乐、泰宁一线向建宁推进。319日,汤恩伯部占领泰宁县城,24日与北路军攻占新桥后,与北路军共同构筑德胜关——新桥——泰宁封锁线。4月上旬,北路军周浑元纵队主力西调进攻广昌。422日,汤恩伯纵队的第八十八师、第十师、第四师向建宁东侧进犯,28日占领挽舟岭。这时,广昌县城也被敌占领,敌人完成了从西、北、东三面对建宁的包围,蒋介石特令参加广昌战斗的周浑元纵队返回建宁北面的樟村、横村,经邱家隘向建宁前进,与汤恩伯纵队协攻建宁。

58,敌周浑元部第五、九十六、九十八等3个师,向将军殿进攻。第五师由邱家隘等地向将军殿以西高地进攻,第九十六、九十八师由黎川太坪向将军殿以东地区推进。

将军殿(今将上)是建宁城东北40华里处的一个小集镇,是建宁北出黎川的商旅通道,地势较平坦宽阔,四周群山环绕,北有三岬嶂,西有香炉峰,东面有蜜蜂山、浮沙峰等高山为屏障,是红军保卫建宁的北部第二道防线。红军守备部队有红九军团第三师(师长张经武、政委刘英)、红五军团第十三师、红一军团第十五师(少共国际师)。“左”倾冒险主义领导者采取以“堡垒对堡垒”、“短捉突击”的战法,强令红军大筑碉堡,死守阵地,与敌打堡垒战、拼消耗。

上午8时许,敌军第五师迂回抢入杨家窝、饶家源一带高地,国民党军占领杨家窝高地后,派部向西源村推进。守卫在香炉峰山上的红三师,立即迂回运动,阻击敌人前进,途中两军相遇,激战至中午,形成对峙。午后2时,向将军殿东面进攻的敌九十六师、九十八师分别占取蜜蜂山、浮沙峰。稍后,敌派出十几架飞机猛烈轰炸红军阵地。由于地势平坦开阔,敌机飞得很低,投弹准确,红军阵地硝烟弥漫、烈火焚烧,土石横飞。飞机轰炸后,敌军四面出击,红军退守驻马寨阵地。

3、雪山岽阻击战雪山岽(西山岽)位于建宁县城东面大源村的廖家坊和圳头村的源尾、董家、际上之间,是建宁县城东面的主要防线

4月底,敌汤恩伯部占领挽舟岭后,蒋介石特电告汤恩伯:“贵纵队已越过挽舟岭,兹为使周(浑元)纵队能适时协同动作起见,特改令该纵队由邱家隘前进与贵纵队协攻建宁,希与确取联络。在周纵队未到邱家隘之前,切勿单独急进,总须稳扎稳打为要。”汤恩伯部乃驻兵梅口、挽舟岭、茅店一线待机。红五军团第三十四师(师长彭绍辉、政委程程翠林)和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一团奉命驻守雪山岽,防御阻击汤恩伯纵队由东向西进犯。

58,北线周浑元纵队占领将军殿。9日,汤恩伯令第十师(师长李默庵)经茅店、江家店向雪山岽攻击前进,令第八十八师以一部占领河北岸重要地点,掩护第十师通过,主力策应第十师左侧安全,并在禾达坳一带构筑碉堡。

10日下午2时许,敌第十师占领江家店后兵分两路运动至雪山岽发起攻击。红军守备部队居高临下,严阵以待,待敌冲上半山腰时,从两翼用机枪扫射,投掷手榴弹,打退敌军冲锋。接着,红三十四师在机枪掩护下,我红军战士冲出战壕,追杀敌军。敌军急向茅店方向溃退,在洛阳堡被另一部红军截击。红军毙敌1000余人,俘敌300余人,其中军官30余名,缴获步枪800余支,机枪5挺,子弹20000余发,迫击炮弹1担、手榴弹100余只。之后,汤恩伯令第十师固守茅店袁庄一线,与雪山岽红军对峙,准备进攻雪山岽北面的武镇岭。13日,敌第八十八师占领武镇岭。14日上午710分,敌第八十八师从武镇岭进攻雪山岽,以五二八团正面攻击雪山岽,五二七团进出五二八团右侧阻截,榴炮弹变换阵地,在武镇岭支援五二八团的攻击。下午430分,敌进攻部队逼近红军阵前,榴炮弹小炮一起向红军阵地射击轰炸。红军与敌激战至630分,支持不住,向县城方向收缩撤退,雪山岽被敌占领。

4、武镇岭阻击战武镇岭位于建宁县城东部,在雪山岽之北,是建宁县城东部的重要防线。广昌战役后,红七军团十九师(师长周建屏、政委乐少华)和公略步兵学校学生等部奉命回援建宁防守武镇岭,在禾达坳、寨下际坑、段寨坳、象山一带构筑工事,凭险据守。

510下午7时,汤恩伯获悉上述情况报后,急令第十师固守茅店袁庄一线,与雪山岽红军对峙,令八十八师、八十九师和四师第十旅集结待命。12日,汤恩伯下达13日进攻武镇岭的命令,并以一部向建宁城方向施行武力侦察,以第八十八师、八十九师和四师之第十旅进攻武镇岭:将武镇领分左、中、右三地区分区攻击,先攻中、右地区,再攻在地区,榴弱炮猛攻红军据守的制高点,出动飞机轰炸助战。

513上午6时,敌第八十八师由茅店、袁庄向武镇岭推进,7时,抵达进攻准备位置,用榴弹炮向红军阵地轰击,掩护地面部队进攻。五二八团由武镇岭右冀的廖家坊东北端山麓攀登,8时接触红军阵地。红军猛烈扫射,两军激战20分钟。敌军进抵红军工事前,用手榴弹投掷,红军被迫向后撤至后山高地。

国民党军五二八团的阵地交五二三团接防后,继续向红军高地进攻,红军居高临下抵抗,使敌难以前进。激战至930分,敌军集中山炮及重机关枪火力掩护,经二次冲锋肉搏,敌军飞机来助战,向红军阵地轰炸,破坏红军的碉堡工事和火力点。红军乃隐蔽于丛林之中,用机关枪猛烈阻击敌人,两军相持到11时许,敌军以一部分向左侧包抄,并用山炮、飞机交相轰炸,红军伤亡500多人,被迫撤退,武镇岭右冀各高地全部被敌军占领。

国民党军五二八团从右冀进攻的同时,五二七团向廖家坊西端的武镇岭中部红军另一高地进攻,战斗30分钟,红军退守到二线高地,敌军乘势追击到红军阵地前。这时,红军增援部队赶到投入战斗,据险据敌,并数次冲锋争夺前沿阵地,均被国民党军所阻截。10时许,敌军又调来榴弹炮助阵,战斗愈来愈烈。红军与敌军往返冲锋肉搏56次,终敌众我寡,红军被迫向山谷撤退。武镇岭被敌占领。514日,敌五二八团又配合第十师攻占雪山岽,红军退至建宁城附近的黄舟坊、塔下山、东山、百仙庄及南白石山一带。

5、驻马寨阻击战驻马寨位于建宁城北20华里处,海拔559米,周围丘陵绵亘,米田千倾,村稠人密。周围有安寅、半源、源头、枫源等村庄,是建宁东北面的最后一道防线。 

驻马寨阻击战是将军殿战斗的继续,由林彪、聂荣臻指挥,红军参战部队有红一军团一师、二师,红五军团和红七军团各一部,红九军团第三师以及红二十一师。敌方参战部队有第五师、九十六师、九十八师,以及第十三师的一个团,由周浑元指挥。将军殿战斗后,敌于512日推进至安寅南侧一带高地。

15日上午8时,国民党军分兵三路向驻马寨红军阵地进攻。第九十六师从洋背东侧向徐家西南高地攻击,敌九十八师从马源桥东北侧地区向驻马寨及其以东地区进攻,敌第五师从夏家湾东侧、半茅山西北地区向驻马寨及其以西地区进攻;第十三师和九十师各一个团,集结在安寅附近为机动援兵。

敌第九十六师出动后,当即与红军接触发生激战,10时许,敌占领芝麻山及其东侧一带高地。敌第五师首先以二十七、三十两个团向皮子岭高地的红二十一师仰攻,同时用飞机、山炮轰炸。两军激战约30分钟,敌二十七团突破红军皮子岭第一线阵地,向第二线红五团阵地猛攻。红五团团长刘忠率部凭借森林隐蔽地带的工事奋力在正面阻击,红二师师长陈光和政委刘亚楼亲临该团各营阵地检查,刘忠提出:“我团阵面没有问题,右侧仅师部侦察连,力量太薄,敌人向右侧进攻,侦察连无力抵挡。”果然,敌军从其右侧突破红二师师部侦察连阵地后,包围了红五团的阵地。9时许,敌以火炮和4架飞机轮番轰炸红五团阵地。红四团、红六团和师指挥部撤出战斗。这时,红五团被敌军紧紧咬住,团长刘忠命令一营打击正面敌军,二、三营和特务连组织敢死队,由三营营长邓玉良率领向敌人猛冲,杀开一条备路,成功突围,并掩护一营撤出阵地,红五团伤亡300余人。这时,皮子岭东端高地和鸭子窠高地亦被敌占领。

10时许,敌军向驻马寨主阵地发起猛攻,红军利用工事顽强抗击,激战半小时,把敌军压下去。其时,敌两个机动团赶来增援,11时,敌军炮火增强,两军激战至午时,驻马寨以西的高地被敌占领。战地硝烟弥漫,国民党军炮兵视线不清,山炮向笠麻寨轰击,误伤自己三十团300余人。下午3时许,敌指挥官周浑元令所属部队停止攻击,整修战壕,准备明晨再攻。入夜,红军集中喊话和唱《白军士兵歌》、《杀敌歌》,向敌军开展政治攻势,以瓦解敌军士气。敌人为了干扰红军的喊话,用机枪和吹号进行干扰。深夜,红军组织少数部队迷惑敌人,主力红军向建宁西南转移。516日凌晨4时,驻马寨大雾弥漫,敌第五师趁浓雾潜伏到驻马寨鹿砦附近,向寨内猛烈投掷手榴弹后,攀登强攻,占领驻马寨。

1988年杨成武将军来建宁视察,重访驻马寨阻击战旧址时说:“打驻马寨时,我是红一军团第一师四团政委,仗打了一天两夜,敌人伤亡二三千人,但仗没有打好,而撤出战斗。”

6、建宁城保卫战。515,国民党军逼近建宁县城,周浑元部第八纵队占领马源桥一带;汤恩伯的第十纵队第十师占领圳头的廖家源、邓家源一带的高山;第八十八师占领器村的武镇岭双峰南山;第四师布防于江家店、茅店一带;第八十九师守备梅口一带。

16日汤恩伯将纵队指挥部前移,指挥所部和航空三队从东南、东北方向进攻建宁城。上午7时,汤恩伯部第八十八师二六四、二六二旅趁浓雾从胡公桥向将屯、河东、黄舟坊进攻县城,另一部在右侧作掩护跟进。

我红九军团和闽赣军区所属武装,在河东、东山、黄舟坊一线奋勇阻击。当敌军第一线部队乘浓雾进至我军阵地前沿一百米时,红军指挥员仍坚持不退,与敌激战1小时,掩护红军主力和闽赣省机关撤离县城。8时许,雾散天晴,敌派出飞机轰炸红军阵地和县城,红军组织七八挺轻重机枪在城东的东山拦截射击,红军主力部队开始撤离县城,向建宁西南和宁化方向撤退。

830分,敌军占领城外东山和水南,因汛期濉溪水深流急,不能徒涉,只能经万安桥入城。这时,闽赣省军区侦察科长派出一个排,带机枪去东门大桥增援阻击敌军,并告诉战士们邵式平司令还没有撤出,要顶住。战斗打得非常激烈,但敌人摸不清城里有多少红军,不敢冒然冲进城。这时,邵式平司令还在防空洞打电话,指挥闽赣军区部队撤退。敌军冲进城时,马步英带领40多支驳壳枪的警卫部队,保卫邵司令最后撤出建宁城。上午930分,国民党军五二八团从万安桥冲入城内,建宁城失守。

国民党北路军周浑元部占领驻马寨后,其指挥的第九十六师即沿桥连坑、半源之线向建宁城北溪口街攻击,10时抵达溪口街附近,与红二师一部遭遇,双方激战1小时,红军撤出战斗向建宁西南退却,12时敌占领溪口街。

三、建宁军民奋勇支前、抗敌

第五次反“围剿”建宁保卫战期间,建宁苏区各级党和苏维埃政府领导广大工农群众和游击队、赤卫军、少行队等地方武装,面对国民党军队的疯狂进攻和各种反动刀团匪势力的袭扰破坏活动,为保卫苏维埃、保卫赤色建宁,全力开展各种抗敌支前斗争。

建宁的地方武装和游击队、赤少队,积极开展武装斗争,全力肃清地方反动团匪,保障后方和红军兵站线路安全,深入敌前敌后袭击进犯之敌,破坏敌人交通。19341-2月,建宁独立营在伊家、澜溪、里心、枧头等地多次击溃保卫团和大刀会,在谢坑活捉刀匪3人、缴获土枪4支,在澜溪捕获团匪15人,在半岭俘虏10余人。县游击队配合红九团的2个营,肃清伊家湾、安远司、均口、庙前、水西、枫溪一带大刀会匪。32日,均口赤卫军配合闽赣军区夜袭半寮附近的宁化县刀团匪,击毙团长、副团长各1人、匪徒12人,俘虏20多人,缴获步枪20余支、子弹1000余发。320日,独立团夜袭石竹子村的宁滞茂团匪,俘虏团总及匪兵14名,缴枪10余支。4月,建宁地方武装经常下乡游击,与赤少队配合,在澜溪、均口等地连续击溃刀团匪,收复14个乡村,打通了建宁东南各乡与彭湃县和泰宁县、西北各乡与南丰县康都的联系。战斗所在地的各区、乡游击队、赤少队,则发动群众坚壁清野,在敌前敌后阻塞断绝敌人交通。

工人为保卫苏维埃政权,保卫工人和农民已获得的革命胜利果实,积极行动起来,充分发挥工人阶级的主力军作用。1934129开始,全县工人举行了为期15天的总罢工,号召全体工人武装起来,担负起战争的紧急工作,成立罢工与战争动员委员会,下设组织部、宣传部、员部和慰劳部,各负其责,立即开展工作。除与军事有关的缝衣及邮政工人外,各行各业的全休工人都热烈地参加罢工。缝衣与邮政工友不分昼夜地完成他们的工作,以实际行动支持总罢工,还进行广泛的募捐和慰问工作,从精神上、物资上帮助罢工的工友。

武装起来的工人,分为二部分,一部分参加游击队,有的立即开往前线配合主力红军作战,打击进犯之敌;有的随游击队打击反动团匪,肃清匪患。另一部分担负城市的警戒工作,维持地方秩序,镇压反革命分子的破坏活动。同时组织担架队、运输队、洗衣队、看护队、慰劳队,在前线和后方支援红军作战,募集了大批慰劳品慰劳红军战士。闽赣省委、省苏维埃、省军区、邮政局等机关,在工人罢工期间,都分别召开盛大的罢工工人茶庆会,鼓励、表彰罢工工人的斗争精神和革命的坚定性。

24,建宁县城郊的广大群众,在罢工工人的号召下和英勇斗争精神的感召下,自动组织队伍,参加工人游行示威,并且在三天中,动员组织1400余名运输队运送物资上前线,确保红军在军事、生活上的物资供应。

这次为期15天的工人大罢工,打击了敌人的进攻,巩固了红军的后方,达到了罢工的目的。于212日复工。

319,国民党东路军向泰宁、建宁逼进,建宁城市工人为了支援红军打败国民党进攻建宁,全体加入赤卫军,晚上帮助红军放哨,白天帮助红军加紧做防御工事和运输工作。一次,县苏急需打造2只新木船运输粮食,造船业工会主动请缨,不要工钱,在4天内完成任务,并把政府慰劳他们的10块光洋买了猪肉送到前线慰劳红军。

4 月,建宁独立营为了打通建宁与彭湃、泰宁、康都等县的联系,经常下乡和赤少队配合连续击溃澜溪、均口一带的团匪,使受刀团匪扰乱摧残的14个乡,恢复了正常的工作。

翻身分得土地的广大农民群众,积极发展农业生产,节衣缩食保证红军的供给,积极参加游击队、赤少队、子队,并在战区实行坚壁清野,以各种方式支持革命战争。在反“围剿”战斗打得最激烈时,县苏维埃政府发动青壮年1500多名夫子队,组织担架队、运输队,夜以继日,往返挑运军用物资与蔬菜食品上前线,帮助红军抬运伤员、押送俘虏回后方。

城市、黄埠苏区,组织青年妇女洗认队、看护队,到红军医院帮助伤员洗衣服、喂食,护理伤员,将上、安寅乡苏维埃政府发动群众手砻谷,一夜加工大米2万余斤供给红军。为此,周恩来说:“事实上群众对于红军是绝对拥护的,比如有些兵团在建宁附近,计划在一个地方筹集一万斤大米,结果一天功夫得到两万斤。1934年春50天的春耕突击运动中,全县集中粮食2万担,发展合作社员570名,扩大了游击队,动员了子,推销了经济建设公债,完成了土地税。

地处战区前线的铺前、安寅区的游击队、赤卫人深入敌后,断绝敌人的交通,破坏道路桥梁;发动群众坚壁清野,把粮食蔬菜、猪牛羊鸡鸭、油盐衣物全部藏进深山老林,不给国民党军食用。

苏区妇女在各级党和政府及妇女组织的领导下,积极劳动生产,动员、支持自己的亲人参加红军、游击队、赤少队,组织妇女洗衣队、看护队、慰劳队,在前方和后方帮助红军救护伤员、洗衣做饭,制作和募集慰劳品慰劳红军。驻马寨战斗中,桐源桥乡妇女委员会主席王火英送慰劳品上前线,牺牲在阵地上,怀中还紧紧抱着50双草鞋。

在敌人攻城前夕,城市工人纠察队,实行赤色戒严,构筑堡垒,站岗放哨,查询来往过客,严防奸细潜入。竹、木工人削竹钉,打铁工人造地雷。少先队协同城郊乡赤卫军,在国民党进攻的道路上,砍划大树塞路,安接丝炮、地雷,断桥毁路,装竹钉等以阻滞敌军的前进。

建宁苏区军民的支前抗敌斗争,保障了红军的物资供给,打击了进攻的敌人和各种反动势力,保障了红军兵站路线安全,有力地配合了主力红军的作战。

四、建宁苏区的后期斗争

1934516建宁城失守后主力红军经建宁西南撤入宁化和江西,闽赣省机关迁驻建宁伊家都上村,建宁县委、县苏维埃地方武装撤到建宁西北的黄泥埔、罗源、客坊、中一带,建宁苏区尚存里心、黄泥埔、客坊、黄岭、澜溪、均口等完整区。

517,中革军委 发出关于划分军区及目前的任务的第十八号命令:决定将黎南、康都、建宁、泰宁、清流、泉上、归化等县及周边游击区为闽赣省管辖。省军区直接领导建宁、泰宁、彭湃、宁化四县,司令部设彭湃县,指挥两个分区:第一分区包括泉上、清流、归化以及东区域;第二分区包括黎南、康都、建宁及长桥以东区域。

不久,闽赣省从建宁划出均口、黄岭、澜溪3个区建立闽赣省直辖均口特区,成立中共均口特区委和特区游击司令部,组建均口特区游击队,任命方志纯为中共均口特区委书记兼特区游击司令部政委,杨良生为特区游击部司令,均口特区委与游击司令部归闽赣省直接领导。

均口离建宁县城50华里,与彭湃县、归化县相邻,与黄岭、澜溪相距20华里,距闽赣省驻地都上村约10华里,地理位置特别,山高林密,物产丰饶,是建宁县主要产粮区。均口特区成立后,在闽赣省各机关和特区委的领导下,建立健全各乡党团组织,发展了一批新的党员、团员和游击队员,将已经暴露的党员编入游击队,坚持斗争达数月之久,迟滞了敌军从建宁向宁化的进攻,保卫了闽赣省机关的安全610日,特区游击队在黄岭与建宁城之间的长吉、水西等村游击时,遇到县城敌军派出的采买人员及其保护队25人,将其包围全部捕获。78月间,全区开展了武装保护秋收的斗争。7月底8月初,闽赣省机关迁往彭湃里坑,不久撤销均口特区,所辖区域划归彭湃县,黄岭被敌占领。均口特区撤销后,特区游击队继续坚持在均口、黄岭、澜溪一带与敌周旋,打击刀团匪活动,阻滞敌人向宁化前进,并配合闽赣军区一部将进占黄岭的敌军赶回建宁城,收复黄岭区。10月,均口游击司令部和游击队编入闽赣军区第12 团。

建宁县委、县苏维埃政府带领县独立团及游击队约300余人撤离县城后,转移到客坊、黄埠、里心一带活动,组织群众,配合闽赣第二作战分区作战。525日,建宁地方游击队在里心、桂阳击溃小股进犯之敌。是月下旬,县委协助闽赣第二作战分区在水尾设立兵工厂、红色医院和苏区银行。6月初,中共建宁县委发出“紧急动员起来,武装上前线!为收复赤色建宁,保卫罗(源)、客(坊)、升(东)、中(畲)苏区而战!”的号召,在西北各乡开展扩红工作,动员群众筹集粮食5000余担,贯彻闽赣战地委员会《给各级共青团与少先队的指示信》,做好共青团与少先队工作,发展共青团员,把里心团支部建设成为全县模范支部。7月,又响应中央号召,紧急动员苏区群众借谷2000担给红军。8月,在各区、乡广泛宣传《红军北上抗日宣言》,组织赤卫军、少先队在区乡所在地和参战地,举行抗日与反“围剿”宣誓活动。进入秋收后,县委按照闽赣战地委员会关于武装保卫秋收的计划,全力开展武装保卫秋收斗争,抢收粮食,武装抗击刀团匪和敌军的抢割抢粮活动。

巧洋区委、区苏维埃和游击队,在区委代理书记刘步云的带领下与康都县游击队合并,在渠村、排前、芦田游击。

黎南县在四面受敌包围、与闽赣省领导机关及其他苏区失去联系后,县机关干部和游击队坚持在溪口(溪源)、新桥、大田山区开展艰苦的游击斗争。6月底受敌围攻,大部牺牲,一小部分突围后转到里心编入建宁独立团,黎南苏区被敌占领。

10月,中央主力红军开始长征,闽赣边界转入3年游击战,闽赣省军区所属地方武装整编为闽赣军区第十二、十六、十七、十八团,共4个团。均口特区游击司令部和游击队并入闽赣军区第十二团,建宁独立团编入闽赣军区第十七团,建宁县委、县苏干部及游击队200余人组编为建宁县基干游击队。

11月,建宁县基干游击队在客坊水尾与广昌、宁化边界游击队合编成立闽赣基干游击队,共1000多人,闽赣基干游击队司令黄学清、政委赖某某,下设三个大队,各大队下设三个中队,中队下设三个小队,另设机枪连、通讯班、侦察班,卫生所、修械厂等直属单位。闽赣军区第十二团从都上转到黄埠、客坊配合闽赣基干游击队活动。12月,建宁在大部分地区被国民党军第八十八师占领。

19352月,闽赣基干游击队司令部在水尾队进行整编,统一队员思想,进行党团员登记,建立党团组织,加强党队游击队的领导。整编后闽赣基干游击队分9个小队,在水尾、中畲、罗源、升东、伊家等地坚持反“清剿”斗争。之后,部分游击队员与闽赣军区武装一起编入军区所属团。

3月,国民党八十八师从建宁方向,五十二师从宁化方向包围闽赣基干游击司令部所在地水尾村。闽赣基干游击队奋力向广昌方向突围,大部转移到苦竹一带打游击,尚未转移的一部分人员遭到“清剿”敌军的围击,伤亡很大,其中一小部转移到龙门山一带,水尾被国民党军占领。6月,在龙门山一带活动的游击队,被国民党军和保卫团包围在白云寺内,游击队员拼死抵抗,敌军放火焚烧寺庙,全体游击队员壮烈牺牲。

县苏维埃主席曾炳贤、黄泥铺区委书记欧阳忠等人在水尾被打散后,潜回客坊、罗源、山下一带活动。7月,曾炳贤在罗源活动时,遭遇保卫团刘汉基部围捕,被押送到国民党第八十八师师部受审。因身份未暴露,被关押数日后,遣回老家广昌。欧阳忠等5人在山下活动时,被土匪西国子包围杀害。至此,建宁苏区和游击区完全沦陷。

 
公告公示 更多>>
建宁新闻 更多>>
建宁县:入围“福建十大最美县城...
省科协考察团莅临闽江源保护区参...
福建闽江源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创新...
建宁——美丽乡村建设融合“乡村游”
建宁县特殊教育学校接受省标准化...
我行我摄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