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方式
建宁新闻  |  建宁视频  |  乡镇之窗  |  媒体聚焦  |  建宁特产  |  理论园地  |  有事您说话
建宁文史  |  莲乡文艺  |  建宁风俗  |  苏区莲乡  |  建宁图片  |  习作园地  |  专题栏目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苏区莲乡

第五章 红色政权聚合力

——闽赣省机关迁驻建宁与黎南县的设立
        2011-08-10 15:25       字体显示: 【

  闽赣省是土地革命时期在中央革命根据地内建立起来的一个省,是中央革命根据地的东北门户,是连接方志敏领导的赣东北革命根据地的纽带和通道,历时二年多(19335-19355月),面积约2万平方公里,人口100余万。其区域范围先后包括现属福建的建宁、泰宁、将乐、沙县、宁化、清流、明溪、邵武、光泽、武夷山、建阳、浦城,江西省的黎川、南丰、南城、金溪、资溪、贵溪、铅山、上饶、广丰等21个县(市)的全部或部分区域。境内武夷山脉由北向南连绵不断,山地纵横,森林密布,地势险要,物产丰富,是进可攻退可守的战略要地。由此东进可威胁南平、福州;西出可直逼抚州、南昌;南伸可支持赣南、闽西;北面与赣东北相接。曾被苏区中央局称作“是中央苏区战略的锁匙,是永远不能放弃的”。

一、闽赣省的设立及其迁驻建宁

1931531,毛泽东、朱德指挥中央红军攻克建宁城,取得第二次反“围剿”的胜利。6月,红军又先后攻克泰宁、黎川、将乐3县县城,相继成立了建宁、黎川、泰宁、将乐县革命委员会和基层红色政权,开辟了建黎泰革命根据地,为以后发展闽赣革命根据地和建立闽赣省奠定了基础。

193210月至1933年春,为打破国民党军对中央苏区的第四次“围剿”,打通中央苏区与赣东北革命根据地的联系,红一方面军先后发起建黎泰战役和金(溪)资(溪)战役并取得胜利,在中央苏区东北部的闽赣边界恢复巩固了建黎泰根据地,开辟了信(江)抚(河)间的大块根据地,并先后与闽北红军和赣东北红十军在邵武和贵溪的上清宫胜利会师,使建黎泰、信抚、闽北根据地连成一片,打通了中央苏区与赣东北的联系。

鉴于建黎泰、信抚、闽北根据地在战略上的重要性,193325日,中共中央局决定划建宁、黎川、泰宁、邵武(西南部)、光泽、南城、南丰、金溪、资溪、贵溪(南部)、抚州为闽赣边省,成立省委,顾作霖任书记。随后,中央局和闽浙赣省开始抽调干部组建闽赣边省的领导班子。

1933426,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举行第四十次常委会,常委会作出决定议“经详细讨论,认为闽赣省苏区地方广大,在政治、军事上均占重要地位。”决定将“建黎泰、金资光邵、闽北苏区,以至信抚两河间一带地区划为闽赣省,立即成立闽赣省革命委员会。以邵式平、顾作霖、余泽鸿、毛泽民、钟世斌、肖劲光、周建屏、黄道、薛子正、陈荣洲、方志纯、王伙子、张先发、吴家远、包维贤、刘才英、钟光荣、钟宝光、曾昭铭、李德胜、邹琦、黄立贵、彭皋、刘炳龙等25人为委员。为了斗争需要,还应增加当地干部10人至25人为委员。以邵式平、顾作霖、万永斌、钟世斌、毛泽民等九人为主席团,邵式平为主席。”    

5月上旬,闽赣省工农兵临时代表大会在黎川县胡坊墟召开,正式成立闽赣省革命委员会。同时,正式成立中共闽赣省省委,由顾作霖任省委书记,邵式平、黄道、刘炳龙、刘帮华为省委常委,肖劲光、方志纯、杨良生、陈云潮为委员。6月初,又成立闽赣省军区,由肖劲光任军区司令兼政治委员。闽赣省领导机关最初驻湖坊,7月迁入黎川县城。闽赣省设立后,全省设立并管辖过建宁、黎川、泰宁、崇安、光泽、邵武、建阳、浦西、广浦、广丰、上铅、上广、资溪、贵南、铅山、东方、建东、金南、黎南、宁化、清流、归化、彭湃、泉上、将乐、沙县等26个县。

19339月,国民党对中央苏区发动第五次“围剿”。925日,国民党军周浑元第八纵队的3个师,由南城、硝石向闽赣省机关驻地黎川县发起进攻。闽赣省委和省革命委员会奉中央局命令从黎川城撤至黎川西南与泰宁交界的德胜关。由于“左”倾冒险主义军事路线的错误指挥,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从一开始就陷入被动局面。928日黎川县城失守。至11月中旬,邵武、光泽等地相继失守,闽北分区、信抚分区与闽赣省领导机关的联系阻断,以黄道、曾昭铭、曾镜冰等人组成的闽赣省工作团被阻于抚东地带。

193311月,闽赣省党政军机关,从黎川的德胜关经建宁的楚上溪口,迁驻建宁县城。

中共闽赣省委驻西门天主堂(原何家屋)。省委书记顾作霖,省委常委顾作霖、邵式平、黄道、刘炳龙、刘邦华,省委委员肖劲光、方志纯、杨良生,省委秘书长黄道(兼),组织部长刘炳龙,组织部长黄道,妇女部长张荷凤,肃反委员会主席杨良生。省委机关报《红色闽赣》报社等,亦随迁入驻于此。

闽赣省革命委员会驻新街华美小学。省革命委员会主席邵式平,主席团成员邵式平、顾作霖、万永诚、钟成斌、余泽鸿、毛泽民、肖劲光、周建屏、黄道,委员邵式平、顾作霖、余泽鸿、万永诚、毛泽民、钟世斌、肖劲光、周建屏、黄道、薛子正、陈荣洲、方志纯、王伙子、张先发、吴家远、包维贤、刘才英、钟光荣、钟宝光、曾昭铭、李德胜、邹琦、黄立贵、彭皋、刘炳龙。

省革命委员会工作部门负责人有:秘书长吴炳环,财政部长邵式平(兼),土地部长胡德兰,劳动部长(不祥),内务部长曾昭铭,裁判部长钟光来,保卫局长谭政文,工农检查部长黄政生,国民经济部长(不祥),教育部长胡德兰(兼),文化部长陈恒,女工部长杨树兰。

省军区驻南街巷丁家屋,叶剑英任省军区司令员兼政委,政治部主任彭祜,参谋长郭如岳。

省群团组织有:省工会(主席徐启策),共青团省委(书记黄富武),省少先总队(总队长谭化会),省边区互济会(主任杨太兰),省反帝拥苏大同盟等组织。

二、闽赣省在建宁的重大活动

闽赣省是第五次反“围剿”的最前线,其“唯一的中心的任务就是战争”。省领导机关迁驻建宁后,立即领导全省军民,猛烈开展各种形式的反“围剿”斗争。

1933125,闽赣省妇女、女工代表大会在建宁县城召开,号召全省妇女开展第五次反“围剿”的革命斗争。1212日至15日,闽赣省第一次苏维埃代表大会在建宁文庙召开。中央政府代表及周恩来、朱德作政治报告,省革命委员会主席邵式平作《目前形势与闽赣苏维埃的任务》的报告,正式宣告闽赣省苏维埃政府成立,选举邵式平为省苏维埃政府主席,同时选出参加全国第二次苏维埃代表大会的代表37名。大会强调指出,闽赣省处在战争的最前线,唯一的中心任务就是战争,一切工作生活都要服从战争。大会动员全省军民全力投入第五次反“围剿”的各项斗争,坚决执行下列各项任务:一、猛烈发展战争,配合主力红军打击和消灭敌人,挺进白区,创造新的游击区域;二、坚壁清野,封锁围困消灭进攻的敌人;三、猛烈扩大红军,加紧扩大红七军团;四、彻底解决土地问题,切实执行劳动法,进一步改善工农生活;五、加紧经济动员,执行正确的经济政策,粉碎敌人的经济封锁,充裕苏区经济和战争给养;六、肃清苏区刀团匪及一切反动政治派别,巩固战争阵地和后方;七、加强新区、边区的领导,积极向苏区外发展,尤其要加紧闽中及泰宁的赤化,迅速取得闽中闽北联系的一片。

为了加强新区边区的工作,19341月,闽赣省委发出指示,强调新区边区应彻底解决土地问题,武装群众创造坚强的游击队,加强肃反,面向群众大胆提拔当地干部;又划黎川县南部地区和建宁县的溪源、陈岭、武调,泰宁的新桥、大田等地,增设黎南县。

19341月,重新组编后的东方军再次入闽,在闽中的沙县、尤溪等地作战,缴获大批战利品和卢兴邦在尤溪的兵工厂的全部设备,闽赣省组织浩大的运输队伍前往运送战利品。

123,以抗日反蒋为旗帜举事的“福建事变”,在蒋介石的军事进攻和分化收买下宣告失败,事变成立的“福建人民政府”所属部队向蒋介石投降。“福建事变”失败后,蒋介石立即将军事攻击的重心转向中央苏区。北路军第三、第五、第八纵队由周浑元指挥从黎川逼近建宁,东路军汤恩伯部向沙县、将乐、泰宁、建宁推进。24日,敌北路军占领黎川的樟村、横村,26日向建宁的邱家隘等地发动攻击。

在敌人的进攻面前,省苏主席邵式平于127日写信给闽赣军区司令员叶剑英转建宁防守部队指战员,号召闽赣武装坚决执行建宁警备司令部的命令,配合主力红军作战。426日,省苏政府发出战争紧急动员令,要求各级政府及其工作人员,要立即以战斗的行动,武装起来,到群众中去进行最热烈的战争动员,不顾一切的坚决领导群众与敌进行决死斗争。513日,闽赣省建宁战地委员会发出关于继续动员担架运输队问题的通告,要求全省的参战动员工作,要更加战斗的紧张起来,配合红军消灭当前进攻的敌人。

19341月底至5月中旬,闽赣前线的建宁、泰宁,先后进行了邱家隘战斗、大洋嶂战斗、新桥战斗、将军殿战斗、雪山岽战斗、武镇岭战斗、驻马寨战斗、建宁城战斗等。在此期间,闽赣省广大军民在省委的领导下,积极参战支前,保证后勤供给。是年春,建宁县就筹集2万担粮食供给前线红军。在邱家隘战斗中,战场所在地的建宁安寅区群众,仅3天时间就集中了1万多斤大米送到前线。32日,叶剑英在向朱德、周恩来、王稼祥报告彭湃黎南东方泰宁方面情况时报告了建宁城区附近的存粮情况:北线建宁城区以北存米520余石、谷1170余担,南线没收谷5200余石。周恩来在313日说:“事实上群众对于红军是绝对拥护的,比如某些兵团在建宁附近,计划在一个地方一天筹集1万多斤大米,结果一天功夫得到2万斤。”1月底至2月中旬,建宁全县工人为保卫苏维埃政权,在党和工会的领导下举行全县工人总罢工,成立罢工与战争动员委员会,全体武装起来,担负起各项战斗任务,与军事有关的缝衣、邮政等工友加紧工作生产,其他则组成担架、运输、洗衣、看护等组织,以不同方式在前线和后方支援红军,并筹集了大量的慰劳品送给前线红军。城郊广大农民在工人的影响下,自动组织队伍参加工人的游行,并在3天中动员组织了1400多人的运输队,帮助红军运送物资上前线。5月中旬,敌人进攻建宁城前夕,建宁城市工人纠察队实行赤色戒严,少先队协同城郊四乡赤卫队在敌军进攻的道路上断桥毁路、设置障碍阻滞敌军前进。

15,中革军委发布命令,指示闽赣边区地方武装要肃清地主武装,以巩固苏区和保障红军兵站线的安全。同日,红军总政治部发出关于游击队工作的训令,强调必须以极大的注意来开展苏区周围以及敌人后方的游击战争,并对闽赣省武装如何开展游击斗争作了布置。在党的领导下,闽赣省各级地方武装积极开展游击战争,配合主力红军作战,肃清境内的地主武装刀团匪,阻击敌军的进犯,巩固苏区,保障兵站战线安全。112日,刘伯承在关于加强游击战争的领导问题的文章中,对闽赣边区游击队出击刀团匪、巩固边区的积极行动作了肯定。23日,少共中央局致电叶剑英,表彰红四十五团在守备建宁中,艰苦奋斗,勇猛抗敌,完成完备任务。2月,闽赣地方武装一部在建宁、安远市、梅口三角区开展赤化工作,提前一个礼拜于33日初步完成。4月,建宁独立营在澜溪、均口等连续击溃刀团匪,收复14个乡村,打通了建宁东南各乡与彭湃县、泰宁县和北部各乡与南丰县康都的联系。据统计,闽赣省地方武装在第五次反“围剿”斗争中,进行较大的战斗行动就有80多次,有力打击了反动武装的进攻,对保卫苏区起了重要作用。

由于“左”倾路线的错误指挥,红军节节抵抗节节失利,中央苏区日益缩小。至19345月,建宁东面、北面、西面的泰宁、黎川、南丰、广昌均已被国民党军占领,敌东路军、北路军分别从东、北两面向建宁城逼近。5月上旬,中共中央派张闻天、项英、毛泽覃到建宁战地视察,在溪口红军前线指挥部布置撤退事宜。516日,建宁县城失守,闽赣省领导机关移驻建宁县南部的伊家都上村。这时,宁化、清流、归化、泉上、彭湃5县由福建省划归闽赣省;建宁南部的均口、黄岭、澜溪3个区组成均口特区,为省直辖区。17日,中革军委发出发出划分军分区及目前的任务的司字第18号命令,决定划黎南、康都、建宁、泰宁、彭湃、宁化、清流、泉上、归化等县及闽中游击区为闽赣省军区辖区。军区司令部设于彭湃县,指挥两个分区,第一分区包括泉上、清流、归化及以东区域,第二分区包括黎南、康都、建宁及桥以东区域。泰宁、建宁的一部和彭湃、宁化直属军区。

闽赣省领导机关移驻都上后,继续领导闽赣军民的反“围剿”斗争。至6月初,为支援革命战争,宁化、归化、泉上、彭湃、建宁、泰宁等县苏区群众又筹集粮食3.4万担供给红军。66日,中共中央给各级党委和游击队发出指示信,指示闽赣省应以宁化为中心,切实加强突击力量。26日,闽赣战地委员会在建宁的澜溪发出指示信,要求各级党委和突击队加强党的组织工作。30日,战委会又发信给各级团和少先队,号召青年集中一切力量为完成中央交给的广泛开展游击战争、彻底肃清刀团匪、保卫和发展苏区、突击扩红等任务而奋斗。79日,又在都上发出关于青黄不接的斗争问题的决定,号召人民以武装斗争去收集粮食,解决群众饥饿,保证红军的粮食供给。是月,张闻天、项英、毛泽民等先后到澜溪、都上视察指导工作,要求闽赣省委抓紧征粮、突击扩红、组织民工等工作,努力为主力红军的战略转移提供物资保障。月底,闽赣省委、省苏、省军区领导机关先后从都上迁往彭湃县的里坑村。

闽赣省领导机关驻建宁的时间长达9个月。这一时期正是第五次反“围剿”战斗打得最频繁、最激烈的时期。闽赣省全省军民,特别是战地的建宁人民,在省委、省苏和省军区的领导下,积极参加红军、游击队、赤卫队、少先队,努力发展生产筹集军粮,大力开展敌前敌后的游击斗争,努力肃清境内的反动势力和敌特破坏分子,以各种形式全力配合主力红军的反“围剿”战斗,有力地打击了敌人,迟滞了敌军的“围剿”进程,保障了中央苏区腹地,为中央红军战略大转移的准备和集结赢得了时间。

三、闽赣省第一次工农兵代表大会

19336月,闽赣省革命委员会发表《关于召集第一次全省工农兵代表大会的决议》,决定117日在黎川召开闽赣省第一次工农兵代表大会,并定9月为全省苏维埃运动月。为保证这次代表大会的召开,决议要求,全省各县、军区所属各部队,要在代表大会召开前做好选举的各项工作:

(一)资溪、黎川、建宁、光泽4县,应自下而上建立各级苏维埃;闽北、崇安、铅山、广丰4县,改选县苏维埃。建宁、贵南、金南、邵武、建阳、上铅等县比较巩固的地方,要坚决遵守苏维埃选举细则和手续,建立区、乡苏维埃,依法选举省代表。(二)不能建立苏维埃政权的新苏区和边区县,由革命委员会负责召集乡、区、县群众大会选举省代表。(三)省政府与军区直属部队及红19师、22师、21师,应直接选举省代表。属于县苏维埃政府管辖的地方武装(如游击队、警卫连、独立团等)或不属于县苏维埃管辖而在该县境内负有长期工作的工农武装和红军,直接选举代表参加县苏维埃代表大会。属于区苏维埃政府管辖的地方武装(警卫连、游击队等),直接选举代表参加区苏维埃代表大会。(四)各县出席全省代表大会的代表,由县苏维埃代表大会选举;红军中出席全省代表大会的代表,由红军中的代表大会选举(五)全省乡、区、县三级苏维埃选举或改选,须在1020日前完成;各县及红19师、20师、21师和省政府警卫连、保卫队及军区直属队出席全省代表大会的代表,须在113日以前到达省革命委员会报到。

716,闽赣省革命委员会又下达了《召集第一次全省苏维埃大会的具体工作计划》,安排了各县选举工作的有关事项。要求全省各区迅速成立选举委员会,并将选举委员会名单报到省里;省举办选举运动训练班,县一级每县派5人,区一级每区派2 人,乡一级每乡派1人参加训练班学习。要求乡一级选举在915日前完成,区一级在9月内完成,闽北各县在105日前完成。其中指定,建宁县苏大会于925日开幕,在县苏大会前必须建立城市、安寅、巧洋、里心、黄泥埔、客坊、均口区苏维埃及乡苏维埃。并规定各级选举要遵照现行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选举细则进行。

87,闽赣省革命委员会在黎川城下达了《关于重新划分行政区域以便进行选举事》的第一号命令,要求全省各级政府在进行选举前(8月份内),各乡、区行政区域不合中央决定原则的,均重新划分、并将划分的情况上报上级。

9月中旬,建宁县的城市、安寅、巧洋、里心、黄泥埔、客坊、均口、铺前区苏维埃政府,进行了人口登记,颁发了选民证,分别召开了各乡、区选举大会,选举产生了出席乡、区苏维埃政府组成人员和出席县苏工农兵第二次代表大会代表。25日,召开建宁县第二苏维埃代表大会,选出了建宁县苏维埃政府执行委员会,选举孔仕安为县苏维埃主席,选举出席闽赣省第一次工农兵代表大会代表21人。

就在全省选举运动有序地开展的时候,925日,国民党军突然发动了对中央苏区的第五次“围剿”,首先以北路军第三路军第八纵队从南城、硝石进犯黎川,闽赣省领导机关向德胜关转移。28日,黎川县城失守。

闽赣省是第五次反“围剿”的最前线,激烈的反“围剿”斗争,打乱了闽赣省的选举运动进程,闽赣省第一次工农兵代表大会被迫推迟。

1120国民党第十九路军发动抗日反蒋的“福建事变”后,蒋介石急忙从北路军中抽调9个师入闽镇压“福建事变”,对红军暂取守势,闽赣省战事稍有缓和。这时,闽赣省机关已移驻建宁县城,建宁局势稳定。这就为闽赣省第一次苏维埃代表大会的筹备和召开提供了条件。

121,闽赣省革命委员会在建宁县发表了《对全省选民作作的报告书》,将省革命委员会成立以来的工作情况,向选民作了简明的报告。

19331212,闽赣省第一次苏维埃代表大会在建宁县城文庙开幕。会期两天。出席这次大会的有:中央政府代表,红一方面军总政治部、各军团的代表、闽浙赣、满洲、河南省代表、闽赣省委书记顾作霖,省革命委员会主席邵式平和省革命委员会全体委员,地方红军代表以及建宁、黎川、泰宁、将乐、沙县、顺昌(洋口)、光泽、东方、金溪、资溪、崇安、浦城、铅山13个县的代表共400余名。

大会由临时主席邵式平致开幕词,中央政府代表致训词,各省来宾致贺词。接着选举斯大林、加里宁、伏罗希洛夫、莫洛托夫、朱德、毛泽东、张国焘、项英、周恩来为名誉主席团。选举邵式平、祝维垣、曾昭铭、涂细长、万近水、王贤佑、张雪英、江翠兰、刘邦华、陈云洲、朱兆祥为大会正式主席团;选举祝维垣、郑亦胜、胡德兰、陈云洲、涂细长、朱兆祥、陈相美为决议草案及提案审查委员会成员;选举曾昭铭、刘邦华、涂细长、王贤佑、朱兆祥、万近水、祝维垣为代表资格审查委员会成员。

在大会上,中华苏维埃中央政府代表及周恩来、朱德,先后作政治报告,对国内外形势作了分析,对闽赣省的工作和今后任务作了指示。省革命委员会主席邵式平作《目前形势与闽赣苏维埃的任务》的报告。邵式平的报告,总结了闽赣省成立后的工作和存在的问题。强调指出,闽赣省“处在战争的最前线,唯一的中心任务就是战争”,“一切工作、一切生活都服从于战争”,“动员并组织广大群众在苏维埃领导之下,争取战争的胜利,是苏维埃政府及每个工农群众和红色战士第一等责任”,坚决执行下列各个斗争任务:一、猛烈发展游击战争,加强对游击队、独立团、营的领导,健全县、区军事部。要在最短的时间内组建建黎泰独立团与抚东独立团,充实闽并独立团,建立并加强各县独立营和各区及主要市乡游击队的建设。积极开展敌前敌后的游击战争和远殖游击战争,灵活地配合红军打击消灭敌人,向白区突击挺进,开辟新的游击区域。二、领导群众进行坚壁清野,决心毁去敌人藉以掩护的一切障碍特,隐藏可能被其劫为资料的东西,破坏其交通运输道路,断绝其一切给养,封锁围困进占苏区的敌人,以至消灭进攻的敌人。三、猛烈扩大红军,立即在群众中进行扩大红军运动,迅速扩大红七军团。四、彻底解决土地问题,广泛深入开展查田查阶级运动;切实执行劳动法,保障工人利益。五、加紧经济动员,执行正确的经济政策,粉碎敌人的经济封锁,充裕苏区经济和战争给养。六、肃清苏区刀团匪及一切反动政治派别,巩固战争阵地和后方。七、积极向苏区外发展,加强新区边区的领导,把苏区猛烈向外推进,尤其要加紧闽中及泰宁的赤化。八、健全各级苏维埃政权。

大会选举产生了闽赣省苏维埃政府执行委员会,宣告了闽赣省苏维埃政府正式成立,邵式平任省苏维埃政府主席,祝维垣作副主席。大会还选出邵式平、顾作霖、祝维垣、余泽鸿、孔士安等37人为闽赣省出席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第二次工农兵代表大会代表。大会还向全省人民发出《告全省工农劳苦群众书》及《致伤病员慰问信》。

闽赣省第一次苏维埃代表大会的筹备、召开发及各地、各级的选举运动,极大的激发了全省军民参加苏维埃革命和建设、扩大红军和地方武装、参加反“围剿”对敌斗争、保卫苏维埃、保卫苏区热情,发挥了政治动员的作用。

四、黎南县苏维埃政权的建立及其活动

19339月开始的第五次反“围剿”,在“左”倾冒险主义的错误指挥下,节节失利,苏区逐渐萎缩。1933928日,黎川县城失守,中共黎川县委、县苏维埃政府撤至黎川县境南部的樟村、宏村一带。12月中旬,敌南进占领宏村、德胜关,逼近建宁、泰宁,黎川,县委、县苏又撤至建宁东乡(楚上溪口)的都团村,黎川南部地区和建宁的(楚上)溪口区及泰宁的新桥、大田成为边区。

闽赣省委为了加强这一区域的领导,并鉴于黎川大部区域已经丧失,决定撤销黎川县建制,划黎川南部地区和建宁东北部的溪口(溪源)、陈岭、武调及泰宁县的大田、新桥等区乡,设置为黎南县。19341月,中共黎南县委、县苏维埃正式成立,县址设建宁都团村,后迁至(楚上)溪口。随后又相继成立了黎南县的共青团县委、工会、农民协会、妇女解放委员会等群团组织。县委机关设有组织、宣传、妇女等部,县苏机关设有内务、财政、军事、裁判、国民经济部等。组建黎南县游击队。黎南县的干部来源,以原黎川县的干部为主,加上建宁、泰宁及活动在建宁东乡的南丰游击队的部份干部。黎南县委书记由原黎川县委书记、红三十一师政委方志纯兼任(未到职),组织部长黄木生,妇女部长张炳珍,县苏维埃政府主席朱兆祥、副主席徐开林。

战火纷飞中成立的黎南县,其境地周围战事不断。1月中旬,敌北路军为切断闽赣苏区的南北联系,在黎川的东山、熊村、黄土关一带构筑封锁线,并向建宁推进。25日,敌4个师与15五师在黎川的樟村、横村发生激战,红军主力在泰宁不及回援,樟、横两地被敌占领。26日,敌从樟村等地进攻建宁的邱家隘、寨头隘、竹箕隘、黄家隘,红一、三、五、七军团各一部与敌数日激战,诸隘及毛坊、黄坊相继被敌占领。318日,国民党东路军汤恩伯部进攻泰宁县城,19日进占泰宁县城。这时,蒋介石为确保其闽赣交通,令北路军和东路军加紧修筑黎川——泰宁封锁线。20日,敌北路军第三纵队第七十九师和第八纵队第六师(欠1个旅)由枫林圩开往德胜关,经盐隘向泰宁西北的新桥推进;敌东路军汤恩伯部第四、第八十八、第八十九师在泰宁地区稍事休整后,由泰宁新桥方向推进,企图与北路军在新桥会合,对筑泰宁—德胜关封锁线。

新桥是黎南县的东北大门,离黎南县领导机关驻地溪口20余里,是黎川、邵武、光泽通往建宁的必经之地。为阻止敌东、北两路军在新桥会合,中革军委令红一、三、五军团分兵拒敌,争夺新桥。22日至27日,红军在新桥、太阳嶂与敌激战多日,经历大小战役8次,打死打伤国民党军1000余人,给敌以一定杀伤,但因采取分兵拒敌的消极防御方针,未能在敌南北两路合拢之前集中优势兵力歼其一部,没有取得预期战果,未能阻止南北北路敌军在新桥的会师,被迫退守峨嵋峰。

新桥战斗后,敌军停留在德胜关—新桥—泰宁—将乐一线修筑堡垒封锁线,并从北路军中抽调兵力进攻广昌,黎南县周边战事稍歇。县委立即派出干部和游击队,广泛发动农民群众抢时间搞好春季备耕生产,开展扩红工作,深入敌后打土豪筹集经费。

由于“左”倾冒险主义领导者在第五次反“围剿”中,采取错误的战略战术,使各个主战场的仗越打越糟,越打根据地越小,不少干部战士对这种消极防防御之仗,意见极大。红三十一师政委方志纯,虽兼任黎南县书记,但一直随红军31师在前线打仗。19343 月间,国民党军从邱家隘向建宁方向进犯,方志纯率奉命率部配合红5军团防守建宁县的将军殿阵地,上级命令他们 大筑雕堡,实行“堡垒对堡垒”的战术,方志纯对此种打法大为不满,发了几句牢骚,被“左”倾冒险主义领导者以散布悲观论调、有退却情绪为由撤销职务,调往建宁的均口区工作。在此期间,中共东方县委书记周长庭带领游击队转移到建宁溪口并入黎南县,由周长庭接任黎南县委书记。

422,敌东路军开始由泰宁沿李家坊、油店、弋口、梅口、挽舟岭分段向建宁推进,28日占领挽舟岭抵近建宁。同日,敌攻占广昌。广昌战役后,敌北路军周浑元部重返建宁,由邱家隘向将军殿、驻马寨进攻,与东路军汤恩伯部会攻建宁。至516日,建宁县城被国民党军占领,闽赣省机关从建宁县城迁往建宁伊乡的都上村,黎南县委机关与闽赣省机关失去联系。这时,黎南县四面受到包围,只剩下溪口、陈岭的几个村。国民党建宁保卫团、大刀会又不断骚扰袭击黎南县驻地乡村,地域范围逐渐萎缩。

面对严峻的斗争形势,黎南县委发动群众坚壁清野,并率党政机关干部和游击队转入建泰边界的分水、茶坑、双文石一带打游击。盘踞在溪口一带的国民党反动团匪四处寻找游击队决战。但黎南县苏区工农群众觉悟很高,经常冒着生命危险给游击队传送情报,致使敌匪计划常常落空。为此,敌团匪采取封山守路的措施,想把游击队饿死、困死在山上。游击队被困山中,缺粮断炊,只得以竹笋、野菜充饥。一次,妇女部长张炳珍带领数名游击队员化装混进溪口圩,巧取粮食数百斤。游击队有了粮食,解除了饥饿,便队派人出山侦察溪口敌情。6月,游击队在溪口突袭团匪守望队,缴获10多支枪,俘虏团匪数人。游击队执行党的俘虏政策,发给路费释放回家。游击队释放俘虏在敌匪中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不少匪兵不愿为国民党支“剿匪”,弃枪逃跑。

黎南县游击队的活动,扰得驻敌日夜不安,不得不派出一支别动队“清剿”黎南县游击队。在别动队的“清剿”下,游击队活动益加困难,天天打仗,地盘不断缩小,人员不断减少,最后只剩几十人。6月底,游击队被别动队和反动团匪包围在溪口(溪源)双旻山中,拼死突围,大部牺牲,一部分突围后离开黎南苏区,在里心与建宁县游击队汇合,在闽赣边界坚持游击活动。至此,黎南苏区全部被国民常占领。

五、在建宁开展的肃反工作

193210月红军第二次解放建宁后,建宁在成立县、区、乡苏维埃政府的同时,为了迅速建立革命秩序,彻底肃清反革命组织,保障革命群众的生命和一切权利,依据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会19311213日颁布的第六号训令《处理反革命案件和建立司法机关的暂行程序》和193219日颁布的《裁判部暂行组织及裁判条例》,建宁的县、区、乡苏维埃设立了肃反委员会,并在县苏维埃政府设立了裁判部。肃反委员会负责一切反革命案件的侦破、逮捕和预审。裁判部负责审讯和判决。随着战争的发展,1933年下半年,县肃反委员会改设为国家政治保卫局建宁县分局。

建宁苏区恢复初期的肃反工作,认真执行了苏区肃反工作是为了“建立革命秩序,保障群众利益”,“揭发反革命组织AB团、社会民主党、改组派及一切反革命派别”精神,和一切反革命案件都由保卫局(肃反委员会)侦察逮捕预审并提起诉讼,由司法机关(法院或裁判部)审讯判决的程序,放手发动群众,依靠群众,在刚建立的红色政权中,对混进的反革命分子、阶级异已分子、贪污腐化分子,进行了揭露和清洗;对社会上的流氓、赌棍、吸毒、卖淫嫖娼等丑恶行为进行了无情的打击。

在农村,结合分田运动,依靠贫农团检举揭发,清洗了混入乡苏维埃政权中的阶级异己分子17人,逮捕其中参加反革命组织者5 人。里心苏维埃政府清洗了由大刀会指派混入芦田乡苏维埃,专门打击中农贫农,进行阶级报复的乡苏主席;和里心街上混进区乡苏维埃政府,进行破坏活动的团匪头目的家属子女。

全县各乡、村组织了儿童团员站放哨,检查行人路条,打击土豪劣坤和奸细的特务活动。

这一时期的肃反工作,在正确的方针政策指导下,发挥了打击敌人、保卫群众、巩固红色政权、促进各项革命工作的无产阶级革命的铁拳作用。

1933年初,中共临时中央局从上海迁到中央苏区后,“左”倾教条主义者掌握了中央苏区的一切权力,对中央苏区的肃反工作,于315日发出《关于镇压内部反革命问题》的第二十一号训令,指示:“边区各县的裁判部,对于已捕犯人,应迅速清理,凡属罪恶昭著证据确实的分子,首先是这些人中的阶级异己分子,应立即判处死弄,不必按照裁判部暂行组织和裁判条例第二十六条须经上级批准才能执行死刑的规定,可以先执行死刑后报告上级备案……在中心区域,若遇特别紧急时候,亦得先执行死刑,后报上级”。同日,《红色中华》为此发表了《消灭苏区内外的敌人》的社论,号召坚决执行第二十一号训令。

第二十一号训令下达后,建宁苏区的肃反工作逐步脱离了当地党政的领导,肃反委员会(建宁国家保卫分局)独断专行,捕风捉影,刑讯逼供,轻信口供,不调查落实,轻易定案,肃反严重扩大化,造成了不少冤假错案。如1933526日晚挖开牢房墙洞逃走一房间犯人计45名,其中就有原建宁县革命委员会主席、后任城市区苏维埃政府主席的聂景祥,其被捕的原因仅仅是因为结婚时办了数桌酒。又如被错捕错杀的光泽县苏维埃政府主席胡俊山,19337月在光泽县萝机关干部会上,被闽赣省派出的4名肃反干部以莫须有的罪名宣布为改组派当场逮捕,不久杀害于光泽华桥。1983年光泽县委为其平反,被追认为烈士。

19343月,闽赣省保卫局在建宁逮捕了闽赣省苏维埃政府裁判部长钟光来和原建宁县委书记彭皋,被判为“AB团”、“改组派”,同年4月,两人被枪杀于建宁。被错捕错杀的人中,有党的优秀工作者,有积极工作的一般干部,也有不少普通群众。枧头乡的一个农民,直赶集时买了两个糍粑,被沾了一手油,随意撕了一张墙头标语擦手,就被以反革命罪处决。城市区黄舟坊一造船厂工人,看见红军战士收撤电话线,随便对他人说了“红军要走了”,就被以向敌人通风报信罪逮捕。

这时期的肃反工作,执行了王明的“左”倾路线,严重地脱离了党的领导,脱离了群众路线,大搞逆我者亡、顺我者昌,使肃反运动简单化,扩大化,在运动中滥捕乱杀,逼供吊打,把大批有革命斗争经验、敢于抵制错误路线的干部和无辜群众随意处置和杀害,给党造成了极大的损失,在人民群众中造成不良影响。

 
公告公示 更多>>
建宁新闻 更多>>
建宁县:入围“福建十大最美县城...
省科协考察团莅临闽江源保护区参...
福建闽江源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创新...
建宁——美丽乡村建设融合“乡村游”
建宁县特殊教育学校接受省标准化...
我行我摄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