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方式
建宁新闻  |  建宁视频  |  乡镇之窗  |  媒体聚焦  |  建宁特产  |  理论园地  |  有事您说话
建宁文史  |  莲乡文艺  |  建宁风俗  |  苏区莲乡  |  建宁图片  |  习作园地  |  专题栏目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媒体聚焦

水尾村的红色故事

来源:[三明日报]         2016-08-31 10:39       字体显示: 【
   

  修缮一新的红军医院

  

  红军兵工厂旧址

 

  贮满红色记忆的女贞树

    

  建宁县客坊乡水尾村,村名为水尾,实际上是水的源头,地处高山之顶,山的那一边,就是江西地界。赣水苍茫闽山碧,第三次反“围剿”胜利后,红三军团来到水尾,军部后勤机关在水尾村开办了苏区银行、兵工厂、被服厂、红军医院等,因此,水尾村被誉为红军的小后方。

  如今,客坊乡利用省军区拨下来资金,分批对这些红色遗址进行修缮,并利用红色资源和当地生态优势、人文景观,打造山村旅游。“用红色吸引人、绿色留住人、文化感染人,老区村也可以有新作为。”客坊乡党委书记祝俊元说,乡里已经对此进行了规划,并将逐步建设红色展览馆、青少年军事实践基地等项目,利用红色资源带动村民增收。

  我们在村党支部书记谢文雄的带领下,在水尾村里寻访红色故事。

  红军医院与女贞树

    从村部旁边的一条小道,谢文雄带着我们去看红军医院。

  红军医院当时是一富裕人家的住房,面积很大,光是用于安顿伤员的房间就有十几间。走进去,危旧的房屋已经修整,里面也按照原来的摆设进行了复原,抢救室、住院部、消毒室、药房,一应俱全。

  在红军医院的门口,有一棵女贞树,枝繁叶茂。谢文雄说,这棵女贞树还与彭德怀有过交集。

  1933年冬,在前线指挥第五次反“围剿”作战的彭德怀生病了,时而高烧不退,大汗淋漓,时而全身发寒,盖上三床棉被依然牙齿打颤。经军医诊断,彭德怀患了疟疾,也就是俗称的打摆子病。

  由于前线药品和医疗条件有限,彭德怀的病情没有明显好转。12月,彭德怀来到与水尾相邻的黄泥埠休养。警卫听说水尾村的土郎中谢辅生有治疗疟疾的良方,于是前来求医。

  “村里的老人听上辈人讲,土郎中谢辅生就是用女贞子和树叶与其它草药搭配,治好了彭德怀的疟疾。”谢文雄说,谢辅生也因此加入了红军赤卫队。

  成为赤卫队员的谢辅生帮着军医治疗伤病员,由于缺医少药,他带着战士上山采集中草药,这些药里,就有女贞子和树叶,它们对治疗枪伤有疗效。

  1934年3月,建宁县城失守,一部分红军撤到水尾村,在村里设立了一处红军医院,地点就在女贞树边上。

  时间虽然已经过去了80多年,但如今,这棵女贞树依然枝叶茂盛,四季常青,默默见证着山村变迁。

  草鞋“流水生产线”

    接下来,谢文雄带着我们参观红军被服厂。当年,红军后勤机关在这里组织人员编草鞋支援前线。

  今年80多岁的谢立庭为我们讲起一件往事:小时候,村里有个跛脚的中年人名叫谢年昌,曾经为红军打过草鞋。

  谢年昌腿脚不便,红军战士经常帮他挑水、劈柴,这让他感动不已。虽然腿脚不行,但谢年昌却有一项好手艺,那就是打草鞋。为表感谢,谢年昌带着打好的几十双草鞋送去给红军。

  红军没收草鞋,但是希望他组织一些人,为红军打草鞋。在水尾村,有许多村民都会打草鞋,听说是为红军做事,谢年昌马上拉起一支20多人的草鞋队。

  一天,被服厂厂长交给谢年昌一个任务,十天之内,上交2000双草鞋。

  这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一人一天只能打两双草鞋,十天也才400双。不过,谢年昌还真有办法,他把队员分成四组,一组负责收集稻草,二组负责挑拣稻草,三组把稻草搓成绳,四组负责编草鞋。

  大家日夜赶工,十天之内顺利完成了2000双草鞋的任务。听说任务完成了,被服厂厂长很是吃惊,得知他们的办法后,直夸他们聪明:“大城市里的工厂就是这样做事呢,这叫流水线生产,做起事来又快又好!”

  谢年昌可听不懂什么叫“流水线”,但他发现分组做事后,草鞋的数量一天比一天多,他还被请到台上去作经验介绍呢。

  这么多年过去了,草鞋队打草鞋的传奇故事还在水尾村流传着,村里也还有不少老人会编草鞋。

  游击队员血战白云寺

    水尾村民大多姓谢,而由谢氏建造的白云寺远近闻名,因为,王安石在这里读过书。白云寺于后唐同光二年(924年)建寺——这比报国寺还早了36年。因寺前山如香炉,树如檀香,常有流岚如烟如云,故名“白云寺”。

  沿着新修的水泥路,驱车前行,穿过溪流,便进入白云寺的地界。如今,这个村民小组只剩下3户4位老人住在这里。

  77岁的谢鸿麟老人带着我们走到寺前。他说,王安石的娘舅在水尾谢家,王安石年少时投亲寄寓白云寺,读书年余,曾在寺的周围手植十棵松、柏、红豆杉,据说在这寺边这片参天的古木林子里,还有三棵活着。

  在水尾村人看来,虽然王安石的故事吸引人,但火烧白云寺的往事更加苦楚。

  第五次反“围剿”失利后,中央苏区组建了闽赣基干游击队,司令部就设在水尾村。1935年2月,这支游击队分为9个小队,每队96人,在闽赣边界进行游击斗争。

  随后,国民党军加强对游击区域的包围,一个小队从水尾村突围,转移到龙门山一带活动,落脚在白云寺。这一带,山高林密,就只有一条山路进出,敌人不容易攻进来,但突围也困难。

  6月,这个小队被国民党军包围在白云寺。

  “我小时候听大人讲,那一仗打了一天一夜。过路的人听到枪声就往回跑,谁也不敢靠前去。”谢鸿麟老人说,国民党军撤了好几天,才有胆子大的人去看,据回来的人说,庙被烧了,人全被烧死了。

  正是因为游击队的拼死抵抗,国民党军打不进去,干脆火烧寺庙,几十名游击队员壮烈牺牲。
  原文链接:http://smrb.smnet.com.cn/shtml/smrb/20160831/112926.shtml

 
公告公示 更多>>
建宁新闻 更多>>
省扶贫“两会”调研组到我县调研...
县委书记郑剑波深入溪口镇枫元村调研
我县4家企业入选省科技小巨人领军...
福建禾丰种业股份有限公司转型升...
“长征路上奔小康”网络媒体“走...
我行我摄 更多>>